快捷搜索:

消解“二元对立”的宫斗模式如果说《年轻的维

原标题:三个女人一台戏,“小学鸡”式宫斗,为什么能斩获奥斯卡?

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落下帷幕,《宠儿》一袭华丽的宫廷风格外抢眼,浮光掠影里的衣香鬓影,每一丝都带着昔日王朝的煊赫与新古典乔治风的瑰丽;俊男美女烛光下的翩然起舞,每一步有考究又雅致的时光滤镜。

可惜电影在艺术指导和服装设计两个奖项中都止步于提名,被《黑豹》中“传统与未来主义相结合”的美学斩断登顶之路。

好在《宠儿》总算没有被“光头”,45岁的女主角奥莉薇娅·柯尔曼(Olivia Colman)依旧以三分疯癫、三分任性、三分惨淡的表演,摘得最佳女主角桂冠。

“石头姐”艾玛·斯通(Emma Stone)和蕾切尔·薇姿(Rachel Weisz)也同样表现抢眼,三个女人在宫廷中的情感纠葛、政局里的利益沉浮,裹挟着爱恨进退不得的怨艾与人性的晦涩,复杂又动人。

来,我们从头说起。

消解“二元对立”的宫斗模式

如果说《年轻的维多利亚》更类似“白莲”女主型叙事,在爱人和家国格局里、描绘大时代下不得已被戴上荆棘王冠的小女孩,国内甄嬛、魏璎珞等系列宫斗更侧重傻白甜女主黑化后的复仇“爽”感,那么《宠儿》则是以三足鼎立的姿态,刻画了爱与权与欲的故事里,谋求者的野心与愤懑、施舍者的贪婪与软弱。

虽然宫斗方法很“学前班”、被网友称为“小学鸡”水平,比如打伤自己、嫁祸对方,比如下药等等,看似都是低级手段,但电影通过果决、直接、完全不带过渡的狠厉剪辑效果,刻画出了风霜刀剑严相逼的残酷、杀人不眨眼。

首先,细节节奏惊魂,顿点能量巨大。

无论是想上位的大臣,还是蕾切尔·薇姿饰演的公爵夫人,在“决定性节奏”的狠厉之上,都是教科书级别的稳准狠。前者拉拢石头姐未遂,依旧谈笑风生站在路边,脸都没变嘴上说你看那边、手上就已经下了绊子、把人推了下去;后者在听到婢女威胁“我知道你秘密”之后,直接把打动物的枪掉掉转了方向,对着石头姐就是一个暴雷;虽然没有子弹,但心理震慑的杀伤力丝毫不输真刀真枪。

黑化之后的石头姐也有样学样:举枪猎鸭子,血溅情敌满脸。

其次,世上本无“黑白正误”这么单线条的二元界限,不过都是爱欲里沉沦的可怜人。

石头姐和薇姿二人的角色,一个为政治抱负为党争为立场、一个为生存为享受为风光;一个是自幼相识相知的青梅竹马、一个是步步为营、居心叵测的新鲜肉体;一个自恃亲密自恃“爱得深做得对”而作风强势,另一个小心翼翼隐瞒好所有情绪、刻意讨好。

电影没有往“忠诚爱人和心机绿茶”二元对立的方向拍,也没有往有情人终于消除误会的俗套结局上跑,同样也没写被挤下位的伯爵夫人重新杀回来的“黑莲花爽文”结局,而是残酷把鲜花下的腐烂伤口撕给你看。

伯爵夫人九死一生之后终于杀了回来,浑身血污泥迹,脸上赫然带着破相缝补的丑陋伤痕。安妮女王是什么反应?爱人失而复得的喜悦吗?有。但更多是惊吓,惊吓她夜半归来、丑陋如斯,而自己已经在对新人的贪婪里斩断了旧情缘。

如果说当年《城市广场》里薇姿饰演的古希腊女哲学家希帕提娅,是真正超脱爱欲之外的女神,在两种文明此消彼长的减弱冲突、权力迭代引发的血流成河里,她依旧无心凡尘俗世,只关心哲学与星辰;面对时代、身份、性别、信仰等多重压力与束缚,她始终是真正自由的,如同她身陷囹圄时告诉垂危老父的:I am free;那么《宠儿》里“爱”就是她的牢笼。

因为爱她对婢女痛下杀手,因为政见不同她又威逼女王:你不答应我就公开那些情意绵绵的信件;而最终她又做不到如此决绝,“宁被天下人负、不肯辜负你”。

你看,有情皆怨、众生皆苦。

在这样的叙事格局下,“大猪蹄子”安妮女王的复杂,也被投射出了叫人恻隐又唏嘘的质感。

撕开“大猪蹄子”的悲剧人格

第一,复杂的撕裂气质。

她性格里放纵的孩子气,总会让她的Alpha权威地位不自然滑落、传递给身边人;然而她又总会刻意来调试这种下意识造成的“旁落”状态,用凶悍的权势来遮掩天真、宣泄痛苦。

无论是在漫长的黑暗甬道里她抬手啪啪打向伯爵夫人,还是发现新欢踩兔子之后她冷酷踩脸的报复,种种细节都透露出一个在温和与强硬两极之间来回摇摆的人、不能自洽的痛苦

她分明厌倦长篇累牍的文书、乐得让伯爵夫人代为打理,又在重要的抉择问题上被新欢和幕后势力所左右,决策两难、骑虎难下。她分明是会见大臣之时连睡衣都懒得换的“无心君王”,却又总在与枕边人的相处里、冷厉捡起自己的权杖。

权力既是她终极的屏障和保护伞,又是她的镣铐和泥潭。

这样的格局,也造就了《宠儿》“大猪蹄子”女主的第二层质感,疯癫的悲剧纹理

电影里安妮女王失去了17个孩子,每一个孩子都要么夭折要么难产,“每失去一个孩子,就像自己的一部分也随之死去”,那种痛苦对母亲造成的摧毁,是无法想象的,从此欢愉时时被惊醒、从此人间处处是地狱。

奥利维亚的表演,深深沉浸在人物这种痛苦基调里,她每一次看似莫名其妙的“疯癫”情绪发作,都带着更深更苦更无解的痛苦。

歌舞升平的宴会上、她突然震怒、阻止女友和人跳舞,阳光明媚的春天里、她对着漂亮女孩的优雅乐队嚎哭:都给我滚,宫殿冷漠的长廊上、临风的窗台前,处处都有她想疯、想哭、想笑、想死的蓬头垢面、人不人鬼不鬼的悲惨影子。

然而她没时间没机会悲伤、疯狂:纵使你死了十七个孩子,你依旧是这个王国的女王,你必须时刻优雅、理智、端庄;需要和实际之间汹涌的情绪,造就了她疯癫的放纵与沉溺的软弱。

奥利维亚的表演算是彻底放弃了“形象管理”,每一次满脸褶子的泪水、都让你心生不忍: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永远不能纾解的痛苦;而她在新旧二人之间的每一次摇摆,又是人性弱点的真相展览:喜新厌旧是一种多么残酷的本能,爱不足以抵消对温情和欲望的贪婪苛求

石头姐饰演的上位新欢,对安妮女王“当孩子们看的17只兔子”表达出的温情,是她在铠甲里唯一能呼吸到的残存的安慰。然而对方并不真正体恤她,在以为她看不到的地方:傲娇得意抬起脚、狠狠踩下小兔子。

看啊,你最隐秘的爱与伤口,不过是别人上位的扶梯。

舒心结语

常规“宫斗”模式存在着黑白、善恶、对错的基本二元对立,通常设定女主代表一切爱与美,在开挂打怪的过程里一路收获爱情、友情、亲情的“得失背叛三连”,人物关系相对脸谱化,善恶解读相对二元化。

但《宠儿》抛弃了非黑即白模式,每个人都创伤累累、心怀不轨,没有光明磊落的爱、也没有十恶不赦的恨,凭借对人性的悲悯展示、刮骨疗毒,完成了更“高阶”的非典型“宫斗”叙事。

原创文章,严禁抄袭转载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